心甘情愿被你踩在脚下 脚下有糖

子宏趴在床上,眼睛被蒙住,反手捆绑,含着口球,口水顺着嘴角滴到床单上,沉重的贞操锁锁在下体,也锁住了他膨胀的欲望。梁城站在地板上,笑嘻嘻的看着他。

汤不认是个容易让人上瘾的黄网。

比起blued约人,汤不热好像更加隐蔽、小众、精准。只因为需要翻墙,筛选了一大部丑的没的。

前段时间有朋友说去电影院看电影,网上买票发现只有一个人买的中间座,他想坐他旁边,担心是个丑逼,我跟他说,大胆买,丑逼没那么高品位去影院看电影的。最后事实证明我是对的,他俩现在在一起了。

欲望一旦形成,挡都挡不住,有人躺在床上看小视频能看2小时,有人做爱能坐一天一夜,中了网络的毒,意识到了又能怎么样,岂是那么好戒?

子宏在汤不热刷到一个标题为:坐标南京,s,j大 微信:ifs2you。 看的子宏心里痒痒的,即是同城,为什么不约?于是就加了微信,没多久就通过了。

子宏追求的是极致的性,也包括爱。他说,“床上能做的两件放松的事,一是睡觉,精神上的放松。二是做爱,身体的解放。”既然都是放松,为什么要想太多,彻底放空自己的身体。

趴在床上,子宏脑袋里如梦幻般多彩:他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只狗,皮鞭的鞭打加强了快感,眼前的黑暗充满了欲望,他沉浸在了他自己的小世界里,不能自拔。

梁城是夜店经理,白天睡觉晚上上班,他17岁就出来闯荡,如今20岁,虽社会经验老道可那稚嫩的脸上怎么看怎么像个小孩子:嫩嫩的皮肤,没有胡子,充满灵气的大眼睛。

唯一要说如何胜任的了夜店经理,大概只有两点:东北人能喝酒,再就是西装皮鞋一穿,立马气质提升几个档次,他是双性恋,但更热衷于两个男人在一起做事情。夜店少不了女人。

看着床上跪着的子宏,梁城不自觉嘴角上扬,心中充满征服感。

他认识子宏的时候绝不是偶然,那是在酒吧包间,子宏和另外一个年轻的男人面对面坐着,桌上的酒已经喝下去大半,昏暗的灯光喧杂的音乐强迫空气中充满了暧昧,结账的时候,梁城亲自过来,因为这桌消费不低,暧昧的灯光下,梁城看到子宏正在看他,眼睛里迸射出欲望的气息。梁城心里冷笑。

梁城走到他面前,有意的将身体靠近他,一股大男孩特有的气息散开,飘进子宏的脑子里。子宏在想什么不知道,当他抬头把信用卡给梁城时,有种想抱住梁城的冲动,年轻的肉体总是充满着诱惑。

子宏也纳闷:自己怎么就被年下攻上了呢?

在子宏的世界观里,20岁的少男都不成熟,惹不起,可能梁城是个意外。当梁城粗大的下体进入时,子宏心里那道“我怎么能被小孩子上”的防御终于冲垮了,尽情的挥霍。

我认识子宏大概也有7年多了,前阵子去他家吃饭,让我惊讶的是梁城也在,我心里默算了一下,算上2018年这小半年,他们在一起竟然有3年了,而梁城当初稚嫩的脸也变得更加有棱有角算是个大男孩了,哦不,是男人了,没改变的是梁城仍然在夜店,白天睡觉晚上工作。

 

世界也真奇妙,梁城23岁了,子宏大他4岁。

后记:

前几天看公众号淡蓝推送了一篇文章,感触很深,大概的意思就是:永远做自己。想想现在的gay,80%的可能都被新媒体教坏,真正的自己隐藏的很深,而展现给别人的自己却是被教化后的“自己”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