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cca 390与登巴客栈

世英蹲在地板上摆弄着行李箱,说:“我一点用都没有,早知道不让它出来了。”
我看着他宽厚的身躯像个孩子般似的迷惘,无助。

离开魔都的前一天,我选择住在延安西路的登巴客栈,因为第二天要早起,赶红眼航班。当天下着小雨,3点左右我在前台登了记,小姐姐领我去3楼的房间。房间的布局很巧妙,大概10平方,左侧立着像集装箱班的上下两层,每张床位有粗布门帘遮住,这在东南亚地区的青旅很常见,更加注重个人隐私。

一进门,就是对着一扇窗户,一个身高在178的小哥哥赤脚站在那里玩手机,我没正眼看他,收拾自己的行李,我的床铺在上层。

“你知道Lucca 390吗?”小哥哥突然开口说话,我以为他要问路。
我真不知道。“不知道。”
“那你是直男吗?”

屋子里我的下铺和旁边都有人,我看了看他,他盯着我等待我回答,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说,“不好意思,I’m gay。”真的,我就这样说的,说的仓促,还四下看看有没有异样。
“390是什么?”我问。
“一家gay吧,我昨晚去过。”
我脱了鞋,站在地板上,地板上有毯子覆盖,不凉脚。
“390全是你这种有肌肉的帅哥。”他说。
外面的雨停了,但我的内心无比安静。
我站在离他半米的距离,碍着柜子,抱着双臂,他竟然夸过来抱了我一下,粗壮的手臂拦着我的腰,我不知所措,门外还有说话的声音,可有点远。

“你多大了?”我松开他,看着他,从他害羞的脸上我看出他年龄不会太大。
“99年的。”我的天,我在干什么,他在干什么,我惊讶的不是他年龄,而是我好像太过时了,现在的鲜肉思想都这么开放吗?

我加了他的微信,把手机递给他,让他写备注名字:世英,我告诉他我姓柳。
“很少有人问我真实名字,我喜欢你这样类型的。”他说。
“我刚洗完澡,准备出去吃饭。你吃饭了吗?”他问。
“刚刚和朋友吃过了,有点累了。”

他再次搂住我,让我无所适从且充满激动的,下铺在玩游戏的男人把帘子拉起来了。“去洗手间。”他小声说。

7点多的时候在外面吃了一碗混沌,他说上海外滩夜景很漂亮,我还没看过。于是我和他坐着地铁去了外滩,天下着蒙蒙的小雨,他把外套脱给我,“不嫌弃穿我的吧,别感冒了。”
宽大的衣服上散发着微微的裸男香水味道。

我和世英的故事讲完了,但我还想说下后记1。

世英是从北京来的,我问他是否是否有一个点让你突然就来到了上海,他回答不出,说:就是从来没来过,想看看。

我问他为什么见面第一眼就问这么露骨的话,他也回答不上来,留下我满满的回想。18岁的青春很美很美,可以听从自己的内心,可以乱来,可以和各种人发生关系,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公众场合放肆,不在乎别人眼光,我行我素。
我想了想自己的18岁,我也这样做过吗?好像似的,当时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直男。

再后记2:

衣着光鲜的都市人,渴望爱和被爱的何止你看到你遇到的那么多,你主动一点,我们可能就有故事,虽不能长久,但必珍惜此刻拥有。
我过后问世英,没有目的的游走,你下一站去哪里?
他微信回我:杭州。

猜你喜歡

型男幫

男攝NO73 Luck 邻家大哥

不知道官方为什么起这个标题,总感觉驴嘴对不上马唇,明明是个阳光大男孩非要说成大哥难道身上纹身就称为大哥?,晕。拍摄的还算清新,喜欢这一类的“大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