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一个GAY得了抑郁症,心理咨询师是我的药

 

我刚从林森心理咨询室出来,天就开始下雨了,上海的7月已经进入了梅雨季节。
没错我又一次去咨询感情的问题了。昨天上班的时候同事见到我立马就问我是不是感情又怎么了。
他盯着我的脸说,“你吊着个苦瓜脸,整个人都像个发霉的苦瓜一样。”
我只能苦笑,没说话,我觉得我是笑了,挺友善的笑容。

小森是我为数不多的顶要好的朋友,偶尔也担任我的心理医生。不好意思,并不是专用的,再者我也不是经常去咨询,但到底去了多少次我是数不清了。
每次去咨询必是我情感上面出现了毛病,或多或少可能严重也可能不严重。1小时800块,小森说你跟我客气个屁,说啥都不收。告诉我只当朋友坐着聊聊便可,我不从,

说:“如果朋友间聊天随时都可以去茶馆去西餐厅。可这不一样,在你的工作室里,我内心潜意识的把你当成权威的老师,是充满敬畏和信任的,这有助于我恢复,哈哈。”

说到底,我和小森认识十年了。在大学一年的时候,小森是班里的体育委员校副主席,有着强健的身体和发达的四肢,当然长得一副直男范,浑身散发着青春特有的荷尔蒙气息。
我特别喜欢坐在操场边的草坪上看他踢足球,汗水划过他健康干净的黝黑脸上,留下一道道汗记。

因为什么事情我俩走在一起了我忘记了,但我明确的记着他是直男。因为有一次我到他宿舍串门儿,几个床铺的男生在谈论自己和几个女生发生关系时,小森说他初二就和女孩做过了,而且那女孩晚上睡觉喜欢握着他下体。听的我心里一阵阵羞耻和嫉妒。

我现在还记得在大三的时候,小森全家移民搬到了澳大利亚,后来在邮件中得知,小森在澳大利亚精修心理学,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这门专业,而不是继续体育,小森的足球踢的很妙。他不说。后来就过去很多年,直到我大学毕业工作了他才回国。

我坐在松软的真皮沙发里,把自己深深的陷了进去,啜了口柠檬水,盯着墙上一幅80年代欧美机车爱好者的海报。

“这次又是怎么了,该不会又被男人甩了?”
小森离我5米的距离,一身得体的西装,闪亮的皮鞋,有时候我真羡慕发际线低的男人,这样不管留什么发型都好看。

“没有,你知道的我,上次被甩是什么时候,我也记不清楚了。”我说。

“8个月前。”小森回答。好像是他被甩一样。

“嗯,8个月前,那次是整理八景的谈了半年才分开的,这次不一样呢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贱,还是缺爱,对,可能就是缺爱吧,这8个月都没谈恋爱,也不知道忙些啥我。”

“我看你朋友圈里到处旅游,年中去了泰国又去了台湾,你不是说在台湾恋爱了吗,现在怎么样了。还继续在LINE上聊天?可别做梦了,隔着这么远,你也不可能移民到台湾,台湾那个小地方,还不如泰国,真的。”小森说道。

“别说台湾了,根本就是一夜情,2夜情,我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就这样保持着,这样我下次去台湾也有了个理由吧。这次这个才让我萎靡不振呢。”

“怎么说?”小森问道。

“我前段时间在专栏里发布了篇文章,《约炮约出感情来》,你知道的,我有个同志感情专栏,我以为不会发生在我身上,我多么明智的一个人怎么会和炮友发生感情,可惜了,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,我还真难以自拔了。多可笑你说。”我动了动脖子,使头枕的更加舒服。

“呵,你的感情还真泛滥,说到底你是有多缺爱,我跟你说了很多次,没有充分了解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,不要动真感情,在你看来你觉得既然都能上床,接吻,他操了你,相拥而眠了,就代表有感情了?跟你说,你俩高潮时说的那些情话90%是假话,假话好听,我也可以说给你听,但你相信吗?”小森声音有些不屑。

“前几天,也是一圈内的,只不过他是个攻,你的问题还是小问题,这个攻长得属于熟男类型,也很有钱,迷恋上一个大二的男生,交往2个月后,大二男生突然就说分手了,期间只做过一次爱,但是熟男在大二身上花了几十万,最后换来一次的插入,这个代价有多高,肉体的接触还是小事,熟男他真动感情了,他有这个条件包养大二,可大二不买账,熟男来找我咨询并不是因为花了多少钱,而是经不起折腾的心再次受伤害,怎么办,没办法,我只能劝他好好的把大二叫出来,说清楚,好聚好散,总不能吊在一棵树上,你知道,追这个熟男的小受排队呢。”

小森朦胧的眼神看着我,我倒陷入了惆怅。

“你也不用太悲情了,我说再多也没用,还要你自己慢慢走出来这个执念,并不是所有的约炮都是有感情,有些同志情侣在一起互相喜欢,可做爱没有前戏,不会接吻,象征性的抽插着也不影响他们的感情,像你这种,做爱有前戏,疯狂的接吻,即使缺爱的一种,也是一种享受快感的途径,口腔黏膜交换体液会唤醒性快感,但这只是人类的原始本能,说个不好听的,不是情侣间的做爱豆叫做性交,这还是要看双方的心境,你懂吧。”

我感到口干,喝了口柠檬水,我看看了窗外,夜灯初上,天还泛着青色,墙上的北极星指向了五点钟。我站起来,屁股好像不是我的了。
“从三门路到我家打车还要半个小时呢。”我说,“我得走了。”

小森站起来说开车送我回去,我已经走到门口了,刚开门迎面走来一个帅哥,我冲他笑了笑,对小森说,“多大点事呢,改天请你,你有客人了。”

后记:梅雨季节的上海,我坐在25楼阳台上,刷着手机看着朋友圈,任由猫咪慵懒的蹭着我的腿毛,肉体已经发生关系,相忘何谈容易?我点开他的朋友圈,看着他以往被我忽略的美好,嘴角扬起了笑容:

“以后你遇到的人,都是心里装有别人的人,每一次的相遇,大概是为了偿还前世的情债。”

猜你喜歡

极爱1-7

HIGH嗨53 重庆大大阿力

重庆大鸟阿力谁人不识?魅力写真集+花絮 我就问问大家,重庆的大鸟阿力谁不知道呢? 早期的打枪视频到现在还被传得沸沸扬扬的,你知道吗? 听说最近在高空7000米打